当仁不让的勇气

当仁不让的勇气

伍超, 2015-5-17

上周五,我跟其他马里兰州Howard County Chinese Parents Group(HCCPG)以及80-20 DC chapter的人参加了在DC National Press Club举办的亚裔申诉哈佛大学录取歧视的新闻发布会。数据显示,哈佛大学亚裔录取比例近十年来一直在20%左右,但是亚裔人口的增长却超过50%。 活动发起人赵宇空先生和李春燕教授讲的都很好,我们华人终于走出来这一步。华人被当成 “silent minority”,这个非常致命。本来在美国,很多时候利益需要自己争取。Minority,本来就是劣势;silent那就是作茧自缚。在美国,逆来顺受,没有人说你气魄好,有度量的。

我们华裔要有当仁不让的勇气。 即使我们自己将来可能叶落归根中国,但是我们的孩子是没有退路了。 当初我们飘洋过海的来美国,却发现我们被歧视着,让我们情何以堪?如果我们的美国梦,仅仅是一份工作,那也太卑微了。我们同是美国人,却仅仅因为长着亚裔的面孔,就没有被平等对待。而我们自己要么习以为常,要么麻木不仁,没有质疑的勇气,没有奉献的精神,何以做个自豪的爸爸妈妈?

当天新闻发布会后,美国中文电视(SinoVision)采访我。林记者问我,你的孩子申请大学吗?我说没有。她又问我孩子多大,我说大的五岁,小的一岁。她问那你为什么来参加呢? 我说:我不能因为当前我的孩子不面临这个问题,我就不参加。我们要时刻关注着我们孩子生存的大环境。从远去的排华法案,到忽隐忽现的加州SCA5,都可以看出,华人地位堪忧。随着美国种族比例的变化,我们更应该居安思危。更何况,我们连“安“都谈不上。当我第一次知道很多东部的华人连加州的SCA5都没有听说过。我很是震惊。我们自己也许可以生活在一个独立的角落,家里讲着中文,看着中文电视,做着我们看来还不错的工作,那我们的孩子呢?

有人说你太敏感。有人说我现在比在中国好多了。这个就是明显的对比失误。我们在美国,我们要跟美国社会的公平来对比。种族歧视,对于大部分华裔来说,可能只有来美国才能经历过。我第一被很明显的歧视,是我唯一的一次骑自行车去马大,经过一片住宅区,被一群年龄不一的女孩子扔石头,高叫着“滚回中国去“。我当时很愤怒,丢下车子就追,她们做鸟兽散。从此我对这个问题就开始留心起来。当公立学校称呼母语不是英文的家长为”international parents“,这就是一种歧视,隐形而已。

NPR现场提问,你们要追求公平的大学录取,你们有没有问黑人,墨西哥人的意见?我认为,我们不是要减少他们的录取名额,我们只是追求应得到的公平利益。我们反过来可以帮助他们,传授我们华裔重教育,重家庭,注重家庭财政健康的优良传统。

亚裔孩子,尤其是男孩子被歧视,有人专门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里面隐藏的歧视,看来越来越得到大家的注意了。这种歧视,对于我们华裔族群实际上致命的。当孩子长大以后,他们因为自己被歧视,也相对少了勇气为下一代的亚裔发声。这也就是华裔在美国历史虽然很长很长,却没有什么政治势力的另外一个原因。当年谣传华盛顿州长骆家辉要选副总统,于是他被要求滚回中国去的时候,他连怒斥这是种族歧视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要有当仁不让的发声的勇气。不久前听NPR一个节目,谈到教堂对男性的歧视。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去教堂男女比例40/60,还有教堂喜欢叫听众“love Jesus“,让很多男人不舒服。刚听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节目多么荒谬啊。可是NPR却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从采访中的数据分析,我也慢慢认同了被采访者的观点。我的印象中,除了说中国不好,NPR很少有一个节目给华裔这么长时间。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能够不停的发声,对于我们华裔来说,只可能是理性的发声了,才来让我们自己更关注我们的利益,同时让社会关注到其中的不公平合理。即使短时间没有效果,但是持续发生,才可能有量变到质变的可能性。

我们这个群体很多人太习惯于平庸了。但是生活中到处是政治,你无处可逃:办公室政治,国家选举的政治。工作中开会不发言,拼命的工作,还加班。公司面试新人不参加,怕浪费时间。开会不举手,怕英语不好出丑,怕问题不深刻显自己浅薄。PTA会议不参加,孩子还有好几个补习班需要上呢。很多时候,舞台在那里,只需要我们轻轻前进一步。

文章的结尾,我想给大家一个挑战,主要是Maryland Howard County的父母。我们Howard County Chinese Parents Group希望家长们能够轮流参加Board of Education的会议。一年参加一次会议,这个时间应该不难吧。我们希望每次重要的会议,都有我们的代表参加,而且我们还要站起来提问。英语不够好也没有问题,把问题写好念出来。别人听不懂,我们就重复一次。重复一次还听不懂,那是别人的问题。有兴趣的,请联系我。

不要觉得少你一个不要紧。真的,也许你就是那唯一的一个。上次我竞选Columbia Association council representative,在哈维中文学校开了一个见面会,来了两个人。虽说一个不能够给我投票,一个是我们隔壁邻居。我非常感激他们。来一个是一个。

我们要以当仁不让的勇气,参与到孩子的生活当中,而不仅仅是自己可以掌控的SAT。我们的参与,是孩子前进的另外一种动力。

2 thoughts on “当仁不让的勇气

  1. Ligang says:

    同意!老中门就是要自尊自强,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数,只知道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