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 我的文章

请不要说(滚)回中国去

请不要说(滚)回中国去 伍超 2015-08-02 上次在微信群中聊天,有人对别人的说法有异议,就说:”如果你觉得美国的xxx不好,你(滚)回中国去啊。” 其实类似的说法在其它的场合也听过,但这是在一个自称促进美国亚裔利益的群体里看到的,所以觉得很遗憾。 美国社会现在有很多泾渭分明的观点:从LGBT(同性恋)的问题,到个人持枪的问题,从1%的富人和99%穷人的财富分配问题到从最低工资问题,从教育的common core的问题到最近哈佛招生歧视亚裔学生的问题。每一个问题,可以说在我们华裔群体中很难取得什么共识。对于其他族裔的人来说,很可能没有”(滚)回到你的xxx去”的说法。因为那个xxx有点久远。对于从中国来的新移民,好像说起来就有点流畅和顺口。任何一个问题找两个对立观点的人来,都可以搞的大家群情激昂,争得你死我活的。但是请保留一点风度。如果你实在不赞同别人,可以走开,可以闭嘴;也可以高声讨论,但是请用语文明。文明理性讨论是对自己和别人的一种尊重。 不过我还是要强调:这种“(滚)回中国去”的说法非常损害我们亚裔这个群体的利益。若干年前我曾经就被路边的小孩子叫嚷着:滚回中国去。我当时也是义愤填膺。我想去哪里,那是我的自由;这个不需要别人替我选择。这种说法同时还隐含的说你就是一个外来者。我们的确曾经是外来者,但是当我们在这里安身立命之后,我们也是这个土地的主人。想起来当年陈水扁的“太平洋没有加盖”的言论,对于台湾社会的撕裂是不言而喻的。同样”滚回中国去”的言论对于华裔社群也是有很大杀伤力的。 我们华裔在美国的比例本来就少的可怜:华裔不到2%左右。这个数字比一些统计数据的误差率都低;也就说统计上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同时人口居住分散,投票率又低,华裔在美国社会中基本没有什么政治影响力。我所期待的是有人振臂一呼:来美国吧,多多益善。不管什么背景的,我们都团结起来,为争取我们的平等权利,自由和民主而努力。为此,我们应该可以放下很多成见。在很多问题上,即使不能够信服别人,但是可以尊重别人。千万不能钻牛角尖;社会在一直演化,没有什么政治观点可以一直不变。正所谓,世异时移,变法宜矣。 在美华裔的背景越来越多样化,利益需求和情感需求也不一样,所以比较难达成什么共识。但是大部分人重家庭,重教育,谨慎消费,应该是一个共识,同时是一个大优点吧。既然来了,就不要老想着回去;也不要叫别人滚回去。这是我们共同的社会,有我们的微笑和眼泪。不管是站着,还是趴着,都坦然走完这段旅途。  

Posted in A: 我的文章, ChaoWu | Leave a comment

爱恨情仇的融入和主流

爱恨情仇的融入和主流 伍超, 2015-6-11 听到有人说:华裔要忠诚于美国啊。 当然我们要忠于美国,这个毋庸置疑。但是就因为是第一代移民,特别的被挑出来要求表忠心,这是典型的歧视。看似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看不明白。虽然由于中美这种竞争关系,有些人恨不得掏出心窝来证明自己。真的没有必要。我们大部分人所在的位置,根本没有出卖美国利益的可能性,连考验你忠诚的可能性都没有。就更不需要对号入座,作茧自缚。更何况,也没有量化的指标,5%忠诚,120%忠诚? 最近华裔被查了好几个。大家一定要小心。每一个新的司法部长一上任,就查华裔是不是间谍。你说没有歧视,我是不信。Sherry Chen的例子很明显了,最终连起诉都没有。当然了,出差到中国,除非公司同意(书面或者邮件),千万不要带工作电脑或者其他相关的资料回中国。以防万一被控告成商业间谍,这个是很重的罪行啊。假设被FBI盯上了,保持沉默,不要害怕。不是有一句话:坦白从严,牢底坐穿;抗拒从宽,回家过年。千万不要痛苦的流泪,赶紧请律师。对FBI, 就说在我的律师到达之前,我不说话。防止越说越错。不要被他们吓着了。如果没有律师,就说我需要律师。千万不要对他们说谎话,那也是一条很重的罪名。最近美国共和党的前 House Speaker Dennis Hastert被告,不是因为他出350万美元收买他人不要泄露他年轻时性侵其他男学生的事情。而是其它两条罪名:其中之一是从银行取钱逃避监管(大家要记住,银行取大数额现金的时候,如果银行问你要干什么,不要撒谎。这是联邦罪)。另外一个罪名是对FBI撒谎。 之所以说这么多,是因为最近跟人聊天,发现很多人在美国多年,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对于那些回中国搞合作的,千万小心不要违法。买电子设备,仪器什么的寄回去或者带回中国的,要查查是否违反ITAR这个法律。违反这个法律,惩罚也是很严的,罚款25万,蹲监狱十年。千万不要有侥幸心里或者贪小便宜的心理。就像机场不要帮人带行李,如果内面有毒品,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还有其它东南亚国家是会被判死刑的。 什么是忠于美国?太难说清楚了。这个社会变化太快,没有一个人,一个组织能够代表美国。美国政府更难以代表美国,因为隔几年就换一个啊。当奴隶制度在美国还盛行的时候,那些支持奴隶制度的是否忠于美国,支持美国的利益呢?至少今天回头来看,那肯定不是美国的利益。今天,非法移民被叫成“没有档案的移民”,估计过一段时间会变成跟你一样的美国公民。今天反对他们的,是否代表美国利益? 当年那些狂热支持入侵伊拉克的人,是否代表美国利益呢?今天还在抗议伊拉克战争的人,是否代表美国利益呢? 美国太分散了,法律在时刻改变着,利益也在时刻变化着,整个社会构成也在时刻变化着。你首先需要站出来代表你自己的利益;因为你的利益就是美国的利益。这个国家由一个个普通的公民组成。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不需要强加忠诚的字眼。你工作,缴税就是对这个国家很大的贡献,很大的忠诚了。 对于第一代移民来说,融入主流社会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主流是什么?又该怎么融入? 对于有些人来说,加入美国国籍,可能热泪盈眶;对于有些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便利选择。甚至有些人任性的说,我想加入就加入,怎么了?那是自由的选择。每个人的不同经历从而决定不同的感情抉择;这个没有对错。不需要否定别人的选择来显示自己的选择多么的道德高尚和政治正确。 其实,有钱人大部分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需要考虑融入主流的,还不是主流。 很多华人,努力工作,正常缴税,认真养孩子,这就是这个社会的主流。至少是现在这个时刻的主流。如果我们认同自己是主流,就不需要费劲心思的融入了。我们参与社区活动,就是一个正常的融入过程,不需要刻意放低自己的身份。 活出自己的选择,那就是主流;过得自由自在,那就是融入。参与各种社区活动,PTA,HOA等等,那是分享和贡献。很多华人家庭缺的是最后一点。 有人问我, 你最关心的是什么?我期待着我们华裔的声音能够有人听,我们好的优良传统成为时尚,中美之间不会打仗,华裔不会成为美国社会的政治牺牲品。 我们华裔应该努力宣扬:中国美国利益是一致的。尽管中美有竞争,有风波,但是总体利益是一致的。太平洋两岸的中国和美国,是世界和平和发展的两大轴心。我们华裔美国人是这个轴心的一个润滑剂,它能够帮助两方更好更有效的沟通。 如今美国的触角远远伸到南中国海,估计需要更多的智慧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很不期望有些华裔,跳上火线,以打击中国为表忠心,火上浇油;那不是融入,那是傻。 很多美国媒体一天到晚黑中国,会影响到我们下一代对自己华裔身份的自卑和鄙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吧?如果美国把中国当成合作伙伴,媒体会改变很多。有些人不信,你们可以翻翻中美刚建交的那十年,由于有前苏联这个共同的敌人,中国在美国的媒体是很正面的。难道说现在的中国比那时候还差? 我们华裔要做的,永远是和平,发展和反战。这是最大的政治。

Posted in A: 我的文章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当仁不让的勇气

当仁不让的勇气 伍超, 2015-5-17 上周五,我跟其他马里兰州Howard County Chinese Parents Group(HCCPG)以及80-20 DC chapter的人参加了在DC National Press Club举办的亚裔申诉哈佛大学录取歧视的新闻发布会。数据显示,哈佛大学亚裔录取比例近十年来一直在20%左右,但是亚裔人口的增长却超过50%。 活动发起人赵宇空先生和李春燕教授讲的都很好,我们华人终于走出来这一步。华人被当成 “silent minority”,这个非常致命。本来在美国,很多时候利益需要自己争取。Minority,本来就是劣势;silent那就是作茧自缚。在美国,逆来顺受,没有人说你气魄好,有度量的。 我们华裔要有当仁不让的勇气。 即使我们自己将来可能叶落归根中国,但是我们的孩子是没有退路了。 当初我们飘洋过海的来美国,却发现我们被歧视着,让我们情何以堪?如果我们的美国梦,仅仅是一份工作,那也太卑微了。我们同是美国人,却仅仅因为长着亚裔的面孔,就没有被平等对待。而我们自己要么习以为常,要么麻木不仁,没有质疑的勇气,没有奉献的精神,何以做个自豪的爸爸妈妈? 当天新闻发布会后,美国中文电视(SinoVision)采访我。林记者问我,你的孩子申请大学吗?我说没有。她又问我孩子多大,我说大的五岁,小的一岁。她问那你为什么来参加呢? 我说:我不能因为当前我的孩子不面临这个问题,我就不参加。我们要时刻关注着我们孩子生存的大环境。从远去的排华法案,到忽隐忽现的加州SCA5,都可以看出,华人地位堪忧。随着美国种族比例的变化,我们更应该居安思危。更何况,我们连“安“都谈不上。当我第一次知道很多东部的华人连加州的SCA5都没有听说过。我很是震惊。我们自己也许可以生活在一个独立的角落,家里讲着中文,看着中文电视,做着我们看来还不错的工作,那我们的孩子呢? 有人说你太敏感。有人说我现在比在中国好多了。这个就是明显的对比失误。我们在美国,我们要跟美国社会的公平来对比。种族歧视,对于大部分华裔来说,可能只有来美国才能经历过。我第一被很明显的歧视,是我唯一的一次骑自行车去马大,经过一片住宅区,被一群年龄不一的女孩子扔石头,高叫着“滚回中国去“。我当时很愤怒,丢下车子就追,她们做鸟兽散。从此我对这个问题就开始留心起来。当公立学校称呼母语不是英文的家长为”international parents“,这就是一种歧视,隐形而已。 NPR现场提问,你们要追求公平的大学录取,你们有没有问黑人,墨西哥人的意见?我认为,我们不是要减少他们的录取名额,我们只是追求应得到的公平利益。我们反过来可以帮助他们,传授我们华裔重教育,重家庭,注重家庭财政健康的优良传统。 亚裔孩子,尤其是男孩子被歧视,有人专门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里面隐藏的歧视,看来越来越得到大家的注意了。这种歧视,对于我们华裔族群实际上致命的。当孩子长大以后,他们因为自己被歧视,也相对少了勇气为下一代的亚裔发声。这也就是华裔在美国历史虽然很长很长,却没有什么政治势力的另外一个原因。当年谣传华盛顿州长骆家辉要选副总统,于是他被要求滚回中国去的时候,他连怒斥这是种族歧视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要有当仁不让的发声的勇气。不久前听NPR一个节目,谈到教堂对男性的歧视。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去教堂男女比例40/60,还有教堂喜欢叫听众“love Jesus“,让很多男人不舒服。刚听到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节目多么荒谬啊。可是NPR却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从采访中的数据分析,我也慢慢认同了被采访者的观点。我的印象中,除了说中国不好,NPR很少有一个节目给华裔这么长时间。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能够不停的发声,对于我们华裔来说,只可能是理性的发声了,才来让我们自己更关注我们的利益,同时让社会关注到其中的不公平合理。即使短时间没有效果,但是持续发生,才可能有量变到质变的可能性。 我们这个群体很多人太习惯于平庸了。但是生活中到处是政治,你无处可逃:办公室政治,国家选举的政治。工作中开会不发言,拼命的工作,还加班。公司面试新人不参加,怕浪费时间。开会不举手,怕英语不好出丑,怕问题不深刻显自己浅薄。PTA会议不参加,孩子还有好几个补习班需要上呢。很多时候,舞台在那里,只需要我们轻轻前进一步。 文章的结尾,我想给大家一个挑战,主要是Maryland Howard County的父母。我们Howard County Chinese Parents Group希望家长们能够轮流参加Board of Education的会议。一年参加一次会议,这个时间应该不难吧。我们希望每次重要的会议,都有我们的代表参加,而且我们还要站起来提问。英语不够好也没有问题,把问题写好念出来。别人听不懂,我们就重复一次。重复一次还听不懂,那是别人的问题。有兴趣的,请联系我。 不要觉得少你一个不要紧。真的,也许你就是那唯一的一个。上次我竞选Columbia Association counci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 我的文章 | 2 Comments

这一刻从不晚

这一刻从不晚 伍超, 2015-04-28 谢谢各位的鼎力相助,我已经成功当选为马里兰州新的Columbia Association (CA) 的 Council Representative. 那天我自己投票的时候,看到其他华人也朝投票处走,就知道他们也是去给我投票的。非常谢谢他们。 这是一个很小的地方选举,也是我工作后在美国的第一次选举。不需要资金赞助,但是需要拉选票。之前在马里兰大学读书时,我竞选过中国学生会主席。那是第一次拉选票。一个朋友一个朋友的拉着去给我投票,最终顺利当选。之所以参加竞选,是因为看到CA好像老是花钱搞一些花狸狐哨的建设。而且听说钱还不够用,要加税。心里有些不平啊。一年将尽七千万的花费,都是我们交的钱,怎么管理我要发个言。我要想办法改变这个。 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我们这个社区建立25年来,每年有十个Council Representative, 我们社区亚裔超过27%,但是据说我是第一个亚裔来参选。从我决定竞选起,就受到很多认识的朋友,不认识的人的鼓励和支持。以前,只是跟邻居点头微笑,大部分时间只跟华人朋友来往。投票前一周,每天晚饭后我带着女儿,挨家挨户去发传单,第一次认识到我们社区的多样性。有一天傍晚我一手抱着一岁多的儿子,一手给人递传单,几乎每个人都很热情的跟我聊聊选举,感谢我站出来。 有一天去拉选票,一个华裔问说,你可以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啊?我回答他说: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但是如果你选我,将来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在社区管理层次帮你反应并设法解决。同时如果有什么问题涉及到我们亚裔的利益,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也可能你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你选我,这就是一个亚裔声音的代表。我们不能够太功利。不是不能够想着直接的好处,而是眼光要放远一点,没有直接利益也要投票啊。 不参与,就容易被边缘化;不发声,就容易被别人代言;不投票,很可能就只有接受的命运。 听到有人说: “serve the people”, 让人有点肉麻; “make an impact”, 有点空乏。我却不这样认为。不管是哪一种,能够站出来,很多时候没有直接的利益,反而还要搭上很多的时间,都是一种勇气。这种求新,求变的勇气,可以帮助第一代华人在职场上和社会中,带来更大的进步。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的下一代,勇敢的参与社会,不被歧视,不被忽略。 前年我带女儿一起去DC抗议ABC节目的Jimmy Kimmel的“Kill all Chinese”的言论时,看到少的可怜的第二代华人的时候,我就非常担忧。那次全美20多个城市同时发起的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美国大媒体基本没有报道。我们的后代, 是American, 更是Chinese American,无法改变。我们需要站出来的勇气,领导我们的后代,向前看。 参与社会,发出声音。 捐钱,投票,是美国社会的一种常态。作为后来者,我们更应该加入这种常态,发热发光,照亮我们后代的前程。我们要以理直气壮的心态,参与这个社会,推动有利于我们的变革。只有当哪一天,“Kill all Chinese”的言论不被言论自由庇护,而是受到谴责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稍微歇一口气。 这一刻从不晚。

Posted in A: 我的文章 | Leave a comment